2013级文保专业实习日记选编

发布时间:2016年05月20日 浏览次数:1852

编者按: 2016年4月,在带队教师的带领下,我院2013级文物保护技术专业的同学分别赴新疆、甘肃、广东等地开展专业实习。在老师们的精心指导下,同学们在认真进行实习的同时,将自己实习过程中的点点滴滴以及一些体会和感想用笔记录了下来,现从中选择部分同学的实习日记编发在学院网页“学生风采”栏目中,以便大家了解他们的工作、学习和生活,共同分享他们的收获和快乐。 2013级文保专业实习日记之一(朱慧 2016年4月19日 早上醒的很早,自己起来做了个早饭,然后就步行去研究院。吐鲁番的太阳已经开始变毒了,阳光很刺眼,动不动就是一身汗,现在已经不敢象刚来吐鲁番时那样信誓旦旦地说我不大出汗了。走进办公室,室内还是很闷热,开窗之后才稍稍好些。 昨天已经结束了上一件皮靴的病害评估,今天上午路老师帮我们取了新的皮毛文物,是一双小皮靴,出土于洋海古墓群二号墓地,编号为2003SAY MⅡM18:8。这双皮靴的保存状况不是很好,变形严重,整体板结,鞋帮处有糟朽,严重的地方还有剥蚀、絮化、粉化及虫蛀,将皮靴翻过来,还有大面积的变色。除了上述这些病害,在皮靴的不同部位还分布有少量的表面污渍、脆裂。两只皮靴分别编号为A、B,我负责皮靴A 的病害评估。 皮靴取出后,纳尼先进行拍照采样,因为纳尼拍照的时候老是达不到要求,所以是兔子帮忙拍的文物照片,考虑到壁画组也在赶进度,我尝试自己拍照,无非就是多拍几次。纳尼拍照的时候,我先对皮靴A进行了初步的观察,在它的表面确认了大概12 种病害,包括板结、糟朽、粉化、絮化、虫蛀、折叠、折痕、皱褶、剥蚀、表面污染、残缺、脆裂,并和老师一起确认避免忽略一些不明显的病害。等纳尼拍完照之后,路老师帮我把皮靴A放到画好标尺的宣纸上,并摆放好标签和标尺,调整好灯光,我从各个角度对文物样品进行拍照,并拍下各个病害的特写。这样做一方面是方便后期写实验报告,另一方面也是辅助自己对样品各个位置的病害进行记忆,因为对样品的保存环境有较高的要求,样品拍完照之后就要送回恒温恒湿柜,不能随时查看。等拍完照之后,路老师协助我们把文物样品送回了恒温恒湿柜,我们把宣纸上残留的脱落残渣进行收集,作为文物的样品之一,用于后期对皮靴的数据分析。皮靴A共取样两份,编号分别为样品001和样品002,其中样品001是皮毛脱落物,后期可对其进行超景深显微观察、扫描电镜及红外光谱检测;样品002是皮靴表面沾染的泥土,后期可对其进行超景深显微观察、扫描电镜及X荧光检测。 整理好桌面之后,我挑选所得照片中较清晰的开始绘制病害图。因为最近还要准备校创项目结题,时间较为紧张,我尽量加快速度绘制病害图,但是效果并不是很显著。分析一下原因,大概是着急导致病害图画的总有瑕疵,而我在这方面又有强迫症,总想把每一个线条都准确的堆在照片的相应位置上,所以就多了修改的时间。对消一下,速度自然就和原来差不多了,到下午五点半左右我才完成了一半病害图。由于加速效果不明显,憋了一口气撑了大半天的我也慢慢松懈下来,而一直被压制的疲惫感也扑面而来。六点左右,陪老师去外面转了一圈,放松了一下,这半天下来眼睛也很累了,回来的时候大概七点了,收拾了一下心情再画了两张病害图,这时候的心情已经轻松很多了,所以画的也很顺利。所以老人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还是有道理的,尤其在文保这个行业,日久天长,曾经对文物的神秘感被时间慢慢磨蚀,重复枯燥的工作难免让人心生厌倦,这个时候就是我们锻炼自己、考验自己的时候了,多磨磨自己的耐心,这样才能在文保这条路上稳稳地走下去。 晚上和袁梦一起煮馄饨吃,调料是简单的酱油加白糖,味道说不上多美味但是也让人觉得很满足。看我们守在锅前等馄饨熟的样子,活脱脱就是好多天没饭吃的小可怜。其实在实习前我们都是不会煮饭的孩子,就近有食堂,偷懒就叫外卖,偶尔还结伴去外面搓一顿。因为饮食习惯的原因,这次实习我们被迫买锅自己开火,真的是实实在在地让我们的技能上涨了一个点。 实习生活,比我想象的实在的多,实实在在的文物,实实在在的生活。算算日子,还剩下不到十天的时间我们就要回去了,这段时间会是我毕生难忘的一段经历吧。十年之约,老师,十年之后我一定再来看你! 2013级文保专业实习日记之二(周雪琪 2016年4月20日 今天早上,我们进窟对所负责区域的病害绘制进行收尾,我完成了霉斑和划痕的绘制。 霉斑比较零散的落在表层壁画上,而CAD中照片清晰度不够,无法在照片上找出,我就没有精确地将霉斑图例点在实际霉斑位置上(霉斑非常小),而是对区域均匀复制了霉斑图例。对此我也进行了一定的思考。对古代壁画病害进行绘制属于现状调查,是壁画保护修复工作的重要部分,另修复者可以通过病害图了解到该洞窟哪些区域有怎样的病害,从而制定保护方案,最后使用相应方法对每个部分实行施工。病害图能让人一眼看出该区域中每个小部分有哪些病害、病害面积等,但也有一些内容是图例无法表示的,如一些病害的成因、病害的密度等,这就需要结合描述。当简单的描述可以说清楚时,可能图例也不需要画得细致如照片和素描,那就失去了图例简洁明了的特性,况且完全写实的绘制也是不可能做到的,所以在绘制病害图时也要在某种程度上注意详略和取舍,并且能与保存现状描述相互补充。 本区域壁画保存现状:莫高窟130洞窟东壁B-4区域内壁画大面积脱落,露出底部重层壁画。 表层壁画主要病害为地仗脱落和颜料层起甲以及泥渍污染、霉斑。地仗脱落应该是由于多层壁画同时空鼓,上层与下层间贴附不够紧密造成了松动、脱落,脱落边缘可见地仗中的麦草、麻类物质的起翘;颜料层起甲的主要原因可能是因为颜料中的胶含量较大和地仗层较光滑造成;泥渍污染由崖体顶部漏雨,雨水冲刷带下泥土导致;霉斑较为零散且位置靠近甬道,可能是靠外部分较为潮湿引起了微生物生长。 下层壁画病害主要表现为人为划痕、空鼓以及裂隙。空鼓的原因比较复杂,可能是由于岩体内部重力堆积对壁画造成挤压导致形变;而裂隙则是由于空鼓形变导致,下部有因脱落而进行的历史加固覆盖。另外在被钢管遮挡位置有一个小洞和一个较大的掏洞,小洞可能是历史锚固时打错孔,较大的掏洞中有一根钢钉,可能是锚固后该位置岩体脱落。 修复老师说他特别高兴看到大家在表述保存现状中都有自己的理解,在表述上也有不同的风格。听说之前学长学姐的实习基本上局限于理论课与病害绘制,没有壁画制作等实践课程。我想,实践课程能够让我们更好地理解壁画的结构,在制作时,结构中哪些因素可能引起哪些病害也会更加清楚,有时可能不是直接原因,但能给不少启发。打个比方,制作壁画地仗的澄板土需要经过脱盐,否则易产生盐害,我们现在看到的壁画就常常有水盐引起的疱疹、酥碱等病害。粗泥层表面不能太光滑,粗糙的表面便于细泥层的结合,不易脱落,我们有时看到的表层壁画剥落就与下层壁画表面较光滑有关。 上午临近结束时,我们登上了窟顶。窟顶为宋代影塑金龙华盖藻井,用以衬托佛像的庄严神圣。金龙仍然保存完好,就是颜色有些许发暗,但是仍可以想象出当年极盛时期的金光灿烂。南北壁上有长达两米左右的飞天,也就是传说中的莫高窟最大飞天,飞天横体平飞,身姿舒展,非常美丽。由于脚手架的遮挡,看不见飞天全貌,但是能看到画得十分细腻的脚趾,尤为精细。在飞天下方南北壁各有一身高达十五米的菩萨,也是莫高窟最大菩萨,头悬华盖,富丽堂皇,身上有项链、坠饰,曾经用了沥粉堆金的工艺,立体而生动。从上而下看佛的肉髻、佛面、佛身、佛手、佛脚,大型佛像让人感觉非常的肃穆而慈祥,不过积了厚厚的灰尘,外层彩漆也多有剥落。佛头微俯,双眼微合俯视,神情庄严而略含笑意,佛面丰满圆润,因年代久远面部有黑色,原有贴金被后人刮去。右手经宋代重修,上扬作施无畏印,表示能解除众生苦难烦恼;左手下垂自然放置,掌心扶与膝上,手指纤细柔软。袈裟顺佛身自然垂落,衣文流畅,十分写实。佛脚圆润,非常符合唐代风格。整个130窟为一殿堂,西部土台上还有四身天王和八身地神像,南北各有四身,依稀可见神像的肌肉与力道,虽然地上铺了地毯,有些露出了八瓣莲头纹砖。 在工作现场看到了一些像宣纸一样的纸张,后来知道是用来脱盐的材料。前几年,敦煌研究院联合另外几个科研单位及高校,针对盐害壁画首次研发出了一种高吸水性、高吸盐性的脱盐材料,是一种以淀粉、丙烯酞胺为原料,采用水溶液自由基聚合,通过正交实验方法制备的吸水性、吸盐性强的树脂材料。该材料呈中性,不含强的腐蚀性基团,对壁画不产生损害,柔韧性好,且制备工艺成熟稳定,易于控制,便于使用。SEM扫描电镜结果显示,正交实验最佳结果的淀粉接枝丙烯酞胺树脂具有较多的细小孔道,有利于盐溶液的吸收。在各种材料的单独、搭配实验后,发现KC-X60加载淀粉接枝聚丙烯酞胺吸水脱盐效果最优。 莫高窟的洞窟内部环境、壁画所依附的崖体永远是与外部环境联通的,自然界的水盐动态平衡也永远会在崖体与壁画上发生,脱盐可以暂时除去壁画盐害,但也不是永恒之计。但我感觉,这种不求一蹴而就,每隔一段时间进行一次脱盐以维持壁画稳定的方式,反而更符合自然规律。 有同学问起修复老师在进行130窟维护时开的灯对壁画的影响,老师回答说,其实任何干预都会有影响,哪怕我们进来都会产生影响,但所进行的维护又能够延长洞窟的寿命,权衡利弊,还是会选择一定的干预。 在学习文物保护时,我们常常把文物想得过于脆弱,但是历经千年仍然存在的东西自有其道理,有它的坚固性,我们不需要夸大文物的脆弱性,还是应该作出正确的评估,采取得当的措施。而在文物的利用(展示)与保护间也常常存在冲突,这就很矛盾了。我们保护文物,并不是单纯地将一个古老的物质延续下去,而是保护其价值,给人以启发,最终还是为了揭示社会发展规律而服务的,所以在利用与保护间寻找平衡点,也是文物保护理念上值得讨论的问题。 2013级文保专业实习日记之三(张锦 2016年4月11日 转眼间来到敦煌就快要一个礼拜了,我们的实习生活也开始慢慢步入正轨,一些理论课的学习也慢慢开始上了起来,当然实践参观还是少不了的,因此今天上午我们就跟着保护所的张老师一起来到了敦煌莫高窟的顶部,来参观研究院关于防沙治沙方面的研究工作。 莫高窟地处库姆塔格沙漠东部边沿,地貌特征以山地、戈壁、沙漠为主。研究结果表明,危害莫高窟洞窟的流沙,主要来自洞窟顶东壁的砂砾质戈壁滩地及鸣沙山一带,这一带必然成为防沙治沙的重点区域。沙害是极其重要的病害之一,也是引起环境变化的原因之一。据不完全统计,1990年以前,每年要从窟区清理流沙3000平方米左右,不仅耗资巨大,而且强烈的西南及西北风搬运鸣沙山沙物质,常常以风沙流的形式沿崖壁泻流而下,使许多洞窟前室和洞窟外露壁画受到沙割、沙打、磨蚀和掏蚀,致使洞体遭受“薄顶”之灾,直接威胁到壁画的保存和石窟环境。严重的积沙压塌栈道,埋没洞窟,妨碍交通,每遇大风天气,沙尘四起,天地黄昏,污染环境,影响旅游和交通,给游人带来极大不便。 从1989年开始,敦煌研究院与中科院兰州沙漠所合作,对莫高窟地区风沙危害规律及强度进行专题研究,历时七年。研究结果表明,莫高窟是一个多风地区,年平均风速为3.5 m/s,而且风向多变,以南风、偏南风为主,其次是偏西和偏东风。偏南风多而风力较弱,输沙能力约占 27.5%,但造成崖面强烈风蚀;偏西风少但风力较强,是造成洞前积沙的主要原因。小频率高强度的西风,受主体环流西风带和大型天气过程控制,造成鸣沙山物质向窟区移动;大频率低强度的南风受地形控制,反向搬运,抑制崖顶沙物质的东移。依据这种特殊性,于1990年10月在窟顶戈壁滩上设计并实施了三角形尼纶网栅栏阻沙体系。三角形的三个边与对应的出现频率较高的三个风向有较大的交角,与对应的次风向交角较小或近于平行,三角形顶点指向鸣沙山,离沙山约70m,底边长840m,平行于崖面,离崖面约200m。三角形尼纶网栅栏防护体系的建立,基本上阻拦了流沙进入窟区,从1990年10月到1992年12月设置在五个洞窟(窟号为152、256、404、208和454)前积沙盒夜间连续积沙统计结果看,比设置栅栏前洞前积沙减少了60%,起到了治理流沙的先锋作用。 与此同时,敦煌研究院又进行了化学固沙试验研究,筛选出PS(高模数的硅酸钾)材料适合于对莫高窟崖顶的覆沙和风蚀严重的崖面进行化学加固。但是化学加固是由有机材料成膜的性质,如果有机膜一旦开裂,风就会将膜整个吹起来,导致膜失效,于是1991年敦煌研究院邀请有关专家、学者现场召开了“敦煌莫高窟窟顶戈壁植物固沙可行性论证”,提出了引进滴灌技术进行植物固沙的新构想,建立了以不灌溉条件下植物固沙带为核心,以“固”为主,“固、阻”结合的防护体系。莫高窟地区多年的平均降雨量仅为40mm,年蒸发量为4000mm,说明灌溉造林是必由之路。 坐游览车走到断崖底部时,我们就开始徒步向窟顶走去,一路上张老师边让我们看,边给我们讲课。本来他的这节课是要在教室上的,后来他就想要加强我们“行走”的能力,因此我们就在户外上了这门课。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胡杨,传说中的千年不死、死后万年不腐得沙漠之星,不过它还没有长出叶子,看不出来长什么样子。 我们跟着张老师边走边看的往上爬,沿路他就给我们讲了莫高窟防沙治沙的历史。在最开始的时候,人们的方法还是比较简单的,就是一直清理窟前的积沙,后来发现这项工作是在太艰巨了,因此就转换思想,看看能不能把沙给拦下来。最初用的就是挖一条深沟阻沙,结果没有多长时间坑就被沙子填满了,之后又改成了挡沙墙,可是还是抵挡不住大量的流沙,一段时间之后墙就又被沙子掩埋了。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及国家经济的发展,研究所就有实力开展一些科研项目来防沙治沙,比如用尼龙纺纱网来阻挡沙子,还有工程治沙、植物防沙、草方格子等治沙形式。因为窟顶的地貌形态及地表组成物质不同,每个都有不同的治沙形式,因此我们在走的过程中就看到了各种的治沙形式。 窟顶地貌形态及地表组成物质等因素,从东到西可划分为四种地貌类型: 固定戈壁带:地表由小砾石组成,此带面积较小,从窟顶边缘开始,向西深入,平均宽度约6om,面积约24.3公顷,地面覆盖一层以小砾石为主的沙砾层。沙砾层下虽系为10cm左右厚度的细沙层,但由于表层小砾石的覆盖,一般风力不易带起下部沙粒的吹扬,相对稳定,此区域主要是尼龙网所在区域。 沙砾质戈壁带:表面组成物质系小砾石和细沙,厚度约15cm左右,稍大风力就可以带起沙粒的吹扬,为危害洞窟流沙的主要沙源地。沙砾质层下系石膏棕色荒漠土,为工程治沙试验研究区,即将直径约为3-5cm的石块以一定距离选择性的铺到该区域的上面,约5cm的下面就是人为和成的三合土经过碾压形成的一层较厚的地层。 流沙覆盖在沙砾质戈壁上的平沙地:流沙覆盖厚度在10-150cm,随距沙山的远近有所不同,逾接近沙山,细沙层逾厚,从南到北亦有差异,土壤瘠薄,在正常起沙风5m/s(2m高处的风速)时,即可起沙,形成风沙流,同样系危害洞窟的流沙源地,亦是植物固沙的重点区。防风固沙林带建立的树种选择顺序依次为梭梭、花棒、柠条、红柳(莫高窟水沟)、沙拐枣、红柳(武威),前面的长度宽度为12m,后面的宽度约为14m。 流沙覆盖在基岩上的大沙山:此带系鸣沙山的最东部,距窟区1000m左右,沙山高度在100m以上,为一高大的复合型沙山,沙丘类型主要以格状沙丘、金字塔沙丘、鲸背状沙垄为主,对洞窟的危害巨大。这个区域主要使用草方格子来防沙治沙,草方格子能增加风与地面之间的摩擦力,减小风速,而且由于沙中有时会携带泥土,土中又包含可溶性盐,降雨之后可溶性盐溶解后会重新结晶,在方格子凹坑处就会形成盐皮,致使流沙不易被风吹起。 2013级文保专业实习日记之四(袁梦) 2016421 今早我们一直在修改已经完成的修复报告,针对其中的格式和互相不同的地方再做改动,这样的修改非常耗费精力和时间,但是为了最后报告的准确性和可用性,我们几个人的报告必须一致才有说服力。 下午时间不多,只简单地加固了两块壁画残块,分别是ASTNM-044和ASTNM-3-5。其中044壁画残块在一开始的病害观察中我将表面一处病害定性为泥渍,但是在加固边缘的过程中,我发现相比起其他部分正常的草泥层,带有“泥渍”的那个部分AC33的渗透性非常差、渗透时间较长。后来我分别在“泥渍”覆盖的颜料层和无“泥渍”覆盖的颜料层各滴了一滴AC33,结果与之前一致。由此可推测“泥渍”应该是某种成膜物质,在表面形成了一层薄膜阻挡液体下渗,但在没有做进一步检测之前并不能知道这到底是哪种物质,只能将其划分为表面污渍。 3-5壁画残块的特殊之处在于其颜色非常鲜艳,比这一批壁画所有经我手加固过的残块颜料层保存得都要好,几乎没有褪色的现象,推测可能是这一块在墓室里所处的位置使得其保存情况优于其他残块。其实就算是其他稍有褪色的壁画块,它们的保存状况比起内地的石窟寺比如敦煌都要好,不管是颜料强度还是鲜艳程度都算上乘,这是由于吐鲁番或者说阿斯塔纳古墓群特殊的地理环境和气候环境导致的。这里的气候炎热,空气湿度常年保持在30左右,降水稀少,极端干燥,在内地石窟壁画保护中最为头疼的水以及水导致的一系列衍生问题在这里并不存在,这是为什么阿斯塔纳壁画甚至是新疆地区壁画能保存如此完整的重要原因之一。 2013级文保专业实习日记之五(谭可馨) 2016417 今天是来到敦煌的第13天,经过一周多的理论课学习之后,我们终于可以开始进窟工作了。 当然首先要进行的还是进窟前的理论培训,上午由孙胜利老师向我们讲解了的古代壁画现状调查规范课程。壁画保护的工作流程主要分九步,包括:价值评估、现状调查、环境监测、制作材料分析、病害机理调查、修复材料与工艺筛选、指定保护方案、工程实施、工程实施后的监测。其中现状调查指对壁画保存现状的记录及对壁画保存产生影响的各种因素,如赋存环境、壁画结构、人为干预历史等,具体工作包括价值评估、前期调查、环境调查、测绘、摄影、病害调查、壁画制作材料与工艺分析。现状调查是壁画保护从最初始起就必须进行的工作,可以说是最基础也是最关键的步骤,详细的现状调查能尽可能多的帮助我们了解壁画的病害及其成因,以采取最合理的保护措施。 在进行简单的CAD使用培训后,下午我们开始了进窟工作,主要是进行现状调查并绘制病害图。由于今天是第一天进窟,因此我们主要以熟悉工作环境、了解洞窟及现存病害为主。 我们工作的洞窟是莫高窟第130窟,建于盛唐开元年间。洞窟为穹庐顶,形似巨钟,不过我们进入时,窟内已打好脚手架,因此四周的壁画和中心佛像是最直观的感受。窟内高26米的石胎泥塑为弥勒大佛,结善跏坐,左手抚膝,右手上扬造型优美,佛头较身比例较大,高7米,很好的弥补了视觉差距,使居下跪拜者感受到美感。大佛仅右手和腹部为宋修,其余均为唐建,整体造型气势雄伟,体态雍容,抚膝的左手因造型优美线条流畅生动被誉为天下第一美手。窟内壁画绘制内容除千佛外还绘有高15米的敦煌最大菩萨像,顶部大型飞天也堪称敦煌之最。更值得一提的是四壁壁画并非只有一层,而是分上中下三层,最表层壁画为宋至西夏初绘制,下两层分别为晚唐和盛唐时期壁画。重层壁画的地仗成分也略有不同,宋代壁画地仗为细麻层,唐代为草泥层。我们工作的脚手架第二层区域为宋代壁画,画面主要由千佛构成,千佛头饰尖状肉脊,以两佛为一组,绿色为底。由于宋时画工讲求效率且彼此间无竞争,因此宋代壁画表现千篇一律的风格。其中,因表层壁面空鼓、粘接不紧密等原因,导致部分区域第一层壁画地仗脱落;露出的晚唐壁画,较上层相比,虽有严重重绘刻画痕迹,但可看出颜色使用更为精美,线条更为精细,画面构局更为考究。 观察区域内病害类型,大约有六种左右,分别是:地仗层空鼓(由两层壁画连接不紧密、地震等原因引起);起甲(出现较多,由于地仗层表面光滑,加之颜料胶含量过大导致);脱落(大部分为自然脱落,包括颜料层脱落、地仗层脱落等);刻画痕迹(重绘时的刻画痕迹,上一层壁画打底时刻画,有粗泥层加筋稻草出露);裂隙(发现细长裂隙,目前较为稳定);缺失(重层壁画向内仍有坑洞出现,分析原因可能为支撑体岩体疏松掉落引起或动物如鸟类进入筑巢导致)。另外,在区域内还发现了一些历史修复的痕迹:一是七十年代时由于空鼓病害,导致壁画大面积脱落,因此采用了十字锚固措施,使壁画稳定不再向前移动,铆钉上有补色重绘痕迹应该是出于美观考虑,多数铁板下面还有垫纸以保护壁画。目前对这种加固痕迹采取不干预措施,让其继续发挥作用。二是是三合土(黏土、沙、石灰)加固痕迹,全面填补地仗层,为早期加固措施(现已用边缘加固代替),目前根据二层壁画内容及壁画病害情况采取选择性干预。 2013级文保专业实习日记之六(宋石玮) 2016年4月12日 今天早上集合时间提前到八点二十分。因为昨天比较累,一直担心自己会起不来,但意外的是闹钟没响我就醒了,一看表才六点半,我想大概是因为来敦煌以后我的生物钟真的有所调整。还是跟圈圈和雷蕾一起吃早饭,宾馆楼下早餐铺的韭菜盒意外地很好吃,我觉得自己未来半个多月的早饭都有了着落。 吃完早饭还是坐崔师傅的大巴车前往敦煌研究院,今天上午的安排包括听课和壁画临摹。首先听敦煌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的黄留芳老师给我们讲了敦煌壁画临摹,他以敦煌研究院15年临摹的285—320窟为例,给我们大致讲解了壁画临摹的工艺流程,此外还涉及了石窟彩塑的临摹复制、洞窟模型制作等方面的知识。 壁画是最古老的绘画形式之一,如原始社会人类在洞壁上刻画各种图形以记事表情,这便是流传最早的壁画。据历史记载,汉武帝画诸神像于甘泉宫,宣帝图功臣像于麒麟阁,也都是壁画。自魏晋到唐宋,佛道两教盛行,寺院道观多有壁画,敦煌壁画保存了当时大量杰出的艺术作品。从工艺上讲,壁画可以分为干壁画、湿壁画和工艺制造壁画,干壁画即指地仗完全干燥后在其上绘制的壁画,颜料多采用胶料胶结,因此容易受外界环境影响,使其寿命有限,中国现存大量壁画均为干壁画;湿壁画则是在地仗半干时即绘制壁画,这样颜料不易受外界环境变化影响,持久性较好,其缺点是不能修改绘制难度较大,欧洲等国家的壁画形式多为此种;工艺制造壁画的方法很多,如玻璃、贝壳镶嵌等。 世界文化遗产的评定标准有六条:①代表一种独特的艺术成就,一种创造性的天才杰作;②能在一定时期内或世界某一文化区域内,对建筑艺术、纪念物艺术、城镇规划或景观设计方面的发展产生过大影响;③能为一种已消逝的文明或文化传统提供一种独特的至少是特殊的见证;④可作为一种建筑或建筑群或景观的杰出范例,展示出人类历史上一个(或几个)重要阶段;⑤可作为传统的人类居住地或使用地的杰出范例,代表一种(或几种)文化,尤其在不可逆转之变化的影响下变得易于损坏;⑥与具特殊普遍意义的事件或现行传统或思想或信仰或文学艺术作品有直接或实质的联系(只有在某些特殊情况下或该项标准与其它标准一起作用时,此款才能成为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理由)。凡提名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文化遗产项目,必须符合上述一项或几项标准方可获得批准,但世界现有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项目中仅有三个符合全部六项标准,它们分别是埃及金字塔、意大利威尼斯和敦煌莫高窟。 阅读刊载于《敦煌研究》2013年第03期的《再谈敦煌壁画临摹》一文,我知道了一些关于莫高窟壁画临摹的起源和经历的知识。从前有句话叫“敦煌研究所是从壁画临摹起家的”,自1938年画家李丁陇只身来到莫高窟临摹壁画,并返回内地呼吁保护莫高窟,接着王子云、张大千等学者画家纷纷到敦煌考察石窟、临摹壁画,敦煌莫高窟艺术的保护才开始受到当时民国政府的重视。有序的敦煌壁画临摹工作从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开始,到今日的敦煌研究院已有近七十年从不间断的历史,历经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敦煌文物研究所、敦煌研究院三次命名,反映了不同历史时期人们对敦煌壁画临摹工作的认识和要求是有鲜明区别的,但敦煌的壁画临摹工作始终沿着目标明确的道路发展前进。 根据黄老师讲解,敦煌壁画临摹的工艺流程包括:1.三维测量;2.高清拍摄(有时一面墙的壁画需要拍摄数百张高清图片);3.拼接;4.打印;5.提线;6.修稿(提线和修稿都用铅笔);7.墨线定稿;8.托纸(对纸的选择一定要慎重,要考虑到刷胶后的收缩性和渗水性,托纸过程中采用错缝接纸工艺以防止接缝对壁画美观的影响,使用的浆糊多为自制,揭起后阴干以防止收缩不均造成的破坏);9.勾线稿(所使用的案台为玻璃板底下打灯光使照明充分);10.刷土底(使用敦煌黄土刷薄薄一层);11.刷白底(使用高岭土、蛤粉或白垩土等);12.裱纸上墙(注意不能太紧,留收缩余地);13.着色(这是最后一步,也是关系临摹成败的一步)。听完黄老师的讲解,我们开始自己动手实践。 首先是提线,用硫酸纸覆盖打印好的壁画,按照之前分好的小组对壁画进行勾线,我、超捷和吴杰勾线其中一幅,圈圈和雷蕾负责另外一幅。我们大都采取将画贴在透光的窗玻璃上来勾线以达到前文中老师提到的玻璃案台的通光效果。 勾线快结束时,我们每组开始分人去调白灰。在这里我看到了前几天抹细泥后的板子,我们一共六块板子表面都有开裂的缝隙,造成这种开裂的原因可能是干燥太快、不均匀或没有压实有气泡等。先把桃胶用水泡涨,用水浴锅低火加热搅拌至桃胶完全溶解,将蛤粉与桃胶和成面团摔打(摔500次,胶占粉的比例约6%-7%),摔打结束后继续用水浴锅闷蒸,至蛤粉团表面呈蜂窝状;把蒸好的蛤粉团用手一点点揉进水里至完全溶解,加适量水搅拌均匀;开始刷白粉,用排刷顺着一个方向刷均匀,因为美术临摹上的要求,要白一些。 刷好白粉后,我们又在丁老师的带领下参观了日本学生临摹的复原壁画,其绘画工艺精湛让我们叹为观止。其所用技法为勾线后先填涂底色再着色,其他与一般的壁画顺序不同,但关于底色颜色的争论学术界仍有争议,而我个人观点也认为这副临摹壁画所用的底色太过浓重。 2013级文保专业实习日记之七(刘娜妮) 2016年4月18日 正式上工第九天。日子波澜不惊中,作息一如既往的规律,早上七点半起床,八点多吃过早饭,然后我和子铭、邓旭帅一起出发去博物馆。早上迅速地把编号为2003SAYⅡM109:6的皮靴A的病害图画完,并开始写这件文物的病害评估报告。 该皮靴出土于新疆鄯善县吐峪沟乡洋海夏村洋海古墓群,出土时为一双,此为其中之一,编号为2003SAYⅡM109:6,时间大约为青铜时代到唐代,自发掘以来一直在恒温恒湿条件下保存。这只皮靴本身板结、堆叠较为严重,脚后跟部位缺失了一部分,内有一些人骨残存,能够看出明显的使用痕迹。皮靴大部分保存较好,仅后跟部分有残缺,主要病害存在于正面和鞋底面,皮靴整体已经板结,靴子高帮已经堆叠起来,难以确定靴子的高度。除此外,这只靴子靴面有明显的磨损和剥蚀,在脚踝部分有部分残缺及脆裂。皮靴的病害类型有十余种,这只皮靴共有十二种病害类型:板结、磨损、堆叠、断裂、碎裂、残缺、糟朽、皱褶、虫蛀、剥蚀、絮化、脆裂。 到下午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完成了病害评估报告,在闲暇时,看了看论文,再做一些摘抄和笔记。七点左右,大家的工作都完成的差不多了,于是把实习期间的照片进行了一个大回顾,整整8g的文件夹,满满的都是我们的回忆。对着照片大家互相调侃着,说着每张照片里摆着奇葩姿势的彼此,当然老师也是难逃被调侃的命运,一个月的实习,老师已经成功地让我们了解到了她古怪精灵的一面。这样的日子里,我们一起从西安到遥远的吐鲁番所思所得是无价的,是值得的。 2013级文保专业实习日记之八(吴昊泽) 2016年4月21日 实习过半之后,每天总有一种即将回去的不舍。出门的一段时间总是这样度过的,一开始会新奇,会是适应期,等一周之后开始变得习惯和熟悉;待到归期将近,会拿出很多的时间来伤感和准备,就算仍有一段时间相处;而中间的时间,须臾间便从指间溜走了,记忆都开始变得模糊不清。 现在,感觉每天早上都是好不容易挣扎着离开床铺,然后面瘫一样做完所有事情:闭着眼睛洗刷完毕,喝口水然后出门,去到已经熟悉的肠粉店。不一样的是今天在肠粉店看到一只从天花板沿着墙角爬下来的老鼠,仅仅一瞥,可也食欲大减。然后就决定明天换一家肠粉店,等心里的梗没了再来,相信不会太久,毕竟这家的肠粉实在好吃,而且从小就对老鼠这种动物见怪不怪,等之后家里成了一家三口的猫家族的地盘,老鼠的踪影也就难觅几分了。 每时每刻单宁酸,感觉自己成了单宁酸的垄断大户。蛇园的铁炮除锈,下午也该用到比较高端的超声波文物清洗仪,短暂的预实验之后,除锈效果证明,仪器还是可行的,细小的坑洼处果然还是不宜粗鲁的用钢刷解决。在处理过程中,观察到坑洼比较厉害的铁炮,在理论上和实践上都是可以用牙钻机来进行处理,但是考虑到使用牙钻机性价比很低,所以在铁炮的最后处理步骤上将采用不会磨损的超声波文物清洗仪。 中午试验过用脱盐的纸对剑身进行打磨,效果很不错。在基本的除锈工作完成之后,完全可以用塑料砂纸或者比较粗糙的纸对原本光亮的剑身继续进行一段比较细致的打磨程序,耗时大概在一个小时左右。经过这样处理过后的剑身,表面完全看不到黄色的锈迹,而且剑身亮度适宜,既没有粗糙感,又不会感觉太亮。使用牙钻机打磨,只可以用在第二步除锈,也就是使用塑料毛刷刷过后效果最好,可以把铁器表面已经松动的、但是因为太细小仍然吸附在铁器表面的浮锈除去。 明天开始准备处理一批已经涂刷过缓蚀剂并且干燥了的铁器,大意便是先加热铁器,然后趁热涂刷B72,总觉得这需要团结协作才能做到顺手拈来,但这样的机会真的不多。大学跟高中的差别不是一星半点,半个月的相处,比三年的大学生活都感到充实,了解到了许多以前不知道的,熟悉了一些小伙伴们,以前的高冷和现在的“俏皮”(或者通俗的形容为好相处)形成鲜明对比,大家打成一团的感觉真是亲切。每天一起工作果然是促进人与人之间沟通交流的强力纽带,对于我这个人际关系处理能力半残的人来说,这正是一次真正实际而又愉快的体验。 2013级文保专业实习日记之九(王艺文) 2016年4月9日 今天出门时觉得空气比平时还要潮湿些,天空中飘着几朵密云,当时便想来是要下雨了,今天去参观东莞的可园,阴雨绵绵的天气,想必别有一番滋味。 途径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到达了可园的门口。只见一个并不十分宏伟的牌匾上写着“可园”两个字,这两个字写的很有味道,一气呵成,构思巧妙。踏入可园,第一个感觉就是繁密的植物,绿茵茵的,生机盎然,开放的花儿娇艳夺目。后来得知可园的主人张敬修在清朝时期官拜从二品,人生三起三落,也是坎坷。 可园很美,布局高低错落,处处相通,曲折回环,扑朔迷离,园子虽小,但却五脏俱全。行走间咫尺可见山林,佳木繁荫,曲径通幽,幽而有芳。径通整个可园的是环碧廊,而其开端擘红小榭也风韵十分,据说是为了在荔枝和桂圆成熟的时候款待朋友而设,谈天论地,好不畅快。接着是可园的中心建筑——可堂,沿着楼梯上去,盘曲可见绿琦楼,再便是可园的最高建筑邀山阁,从此处俯视而下,行云流水,青翠秀色满目可见。此时天色突变,雨水淅淅沥沥,琴声骤起,登高而立,当真一副墨色山水画。 可园的景是一幅跃然纸上的画卷,这张画是纵情山水的画笔,是绿意环绕的娇艳,是寥寥清波的生机,中间的一池清水中,成群的鲤鱼给可园带来了不一样的颜色。这天的游客还是不少,雨水冲刷过的树叶绿的鲜艳夺目,长廊边的砖墙沾上清凉的雨水,只是天气还是有些闷热,人声、雨声、池水波动声、鸭子低叫声、孔雀摆动翅膀声交错起来,天灰蒙蒙的,可是生机是活的,所以园子也是活的。 可园的窗户是不同的,有些是五彩的玻璃,有些则是这边独有的蚝壳窗。蚝壳是半透明的置地,在窗户上却很好看,据说可以抵挡海风的侵蚀,看似不起眼,原来也不容小觑。有一扇可以折起来的窗户很有意思,从下往上推上去,在窗沿上有排列的凹槽,可以将窗户架到合适的高度,也并不用支撑物,很是美观。可堂那里还有一个“人工空调”通到隔壁的房子那里,通过人力鼓风来达到清凉的作用,这样看来,坐在可堂中央真是享受——有清风,有美景,还有友人。 今日的天气其实是有几分恰巧,有阵阵的风吹过来,划过宁静的池水,撩过青翠的树枝,引来一群肥美的大鲤鱼,池水上有鸭子在不疾不徐的游动,像一朵软绵绵的白云,煞是可爱。 来到可园,便觉这景,可看,可观,可赏。 2013级文保专业实习日记之十(王李静) 2016年4月20日 早上9点坐车,大概一个半小时后,来到可园。来之前翻阅了可园的资料,了解了它的基本概况,始建于道光三十年,占地三亩三,面积虽不大,楼阁亭台、柳池桥榭、庭院小轩、花圃书斋,却是一应俱全。 进园子,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莲池,移步抬首,便是可园主人张敬修所书的可园二字匾额。跟随讲解员的步伐,听完张先生的生平介绍,便移步入园。园子设计十分巧妙,一条长廊将整个园子的建筑连接起来,广东多雨,有了这长廊,就可雨中观景,更是别有一番情趣。 园内多绿植,有荔枝树,龙眼树,桂花树等,这就有别于其他园林了。可园的植物不止一季一景,更有果树,可坐在一旁的擘红小榭里赏景,亦可于此品尝新鲜荔枝、龙眼,真是妙哉!趣哉!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古代空调",房屋地面中间有一通风口,通风口下连铜管,铜管通向隔壁房屋,与屋内的鼓风机相连,主人与文人于此处见面时,便有仆人手动鼓风,为房内送风。地面的桂花砖,造型优雅,有一种规律的几何美感,土红色搭配青砖,与室内红木家具呼应,一切都那么和谐典雅,充满古典韵味。 再往前走,就是可园最高的建筑了---邀山阁。阁楼高约17.5米,走上阁楼向外眺望,可将可园景色尽收眼底,楼阁、绿树、锦鲤、红花,喧闹着涌入眼眶,真是一场视觉的盛宴。 下了楼,走到旁边的绿绮楼稍作歇息。绿绮楼因绿绮楼台古琴得名,现在有一些戏曲的发烧友聚在此。有幸听他们演唱了一曲,有一点像昆曲,却不似昆曲那么缠绵,有其独特的风格。喜欢其中那个演奏起来叮咚作响的乐器,不知是不是扬琴?声音清脆悦耳,配上满园春色,岂止只是享受二字可以描述出来的! 可园博物馆更是结合古建筑做出了自己的特色,博物馆内的陈列设计最大化接近园子古建风格,实物与二维画面相结合,立体感强,使人恍若身临其境。 今日一游,收获很多惊喜,会"开屏"的鸽子,高傲的黑天鹅,萌萌的大白鹅,还有让人眼前一亮的美院学生的雕塑作品。 高低错落,幽雅精致;一步一景,景景不同。大饱眼福,不虚此行。